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紀念回 第30回的題目是:「聖誕節、喜歡上你的那瞬間、回憶」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紀念回
第30回的題目是:「聖誕節、喜歡上你的那瞬間、回憶」

帶有OOC風的自我流白芋次男x咖啡店工讀生末弟

不能接受者請快按右上角叉叉!

大家聖誕快樂> <


  白色的六瓣結晶體自夜空中悄悄地、輕軟地降落在東京的赤塚區的街道上。往來的人們除了幸福的家庭,不外乎就是戀人們熙熙攘攘的景況。或許偶爾能在路邊的木製板凳上看到單身且帶有怨念者緊盯著滿街的情侶,一邊詛咒一邊自燃,但不久也可能被關心他的曖昧對象用長長的袖子捆住,一同成為路上刺眼的存在也說不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這些聖誕節的消費群,就代表著也有一群必須為此提供服務的人。犧牲難得的假期雖然令人無奈,但雙倍的薪資確實具有吸引某些人的魅力存在──比方正在清洗咖啡杯的椴松,就是被這樣的待遇給吸引。

「不好意思啊松野君,」戴著細框眼鏡的中年店長愧疚地說道「明明是這種極需要人力的日子,其他工讀生卻都臨時請假,害你這麼忙。」

「不會啦~店長才辛苦呢,明明本來沒排班可以陪家人的說。」椴松向對方投以溫暖的微笑以及體貼的語言,但在這層軟甜糖衣下所包裝的,是希望能被調漲薪資的企圖。

好好的聖誕節,拒絕班上同學的聚會邀請而願意在這邊不停沖泡咖啡的椴松,其實為的就是希望能快點賺到足夠的薪水,買最近Matsu公司準備要出的新款手機,好在年後新學期跟同學們獻寶。畢竟是最新的款式,價格當然是無法在父母那邊的預算規定過關。

「松野君真是個好孩子呢......看來不把你這天的薪水調成4倍有點說不過去呢......」

「真的可以嗎?謝謝店長!」雖然中年男子感動的哭臉看起來有點噁心,不過聽見薪水翻成四倍,還是讓椴松露出了閃爍如星的眼神。

「雖然現在一堆年輕人都不怎麼經得起考驗,但也有松野君你們這種認真向上的好孩子呢......啊、說人人就到呢。」店長將視線轉向發出清脆門鈴聲的門口,隨著一陣雪花颳進後,映入椴松那比一般男性更加圓亮的蜜棕色眼瞳中的,是個頭戴白色塑膠安全帽、身著陳舊紅色運動服,鼻子還掛著條看起來拙到不行的鼻水的……同校同學,松野唐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呐、松野,隔壁班的那個松野唐松真不是你的四胞胎兄弟啊?」損友敦一邊吃著他那豐富豪華三層便當,一邊揶揄地問道。

「對啊對啊、還有數學老師小松感覺也好像你們家的兄弟喔。」普通丸應聲附和著「不過這學校姓『松野』的還真多呢,而且名子後面也都有松。」

「就已經說好幾遍不是了嘛!」椴松不耐煩地將叉子戳向作為今日午餐的茄汁義大利麵回道「上面有撸松跟貓松兩個哥哥就已經很困擾了,別再亂給人加上那種漫不經心的失職教師跟鄉下土包子好嗎?」

「松野你嘴巴還真壞……欸?」原本抱持著玩笑心態的敦頓時用手肘推了推椴松,示意對方剛從走廊外頭。

「呃、2班的松野同學,請問有什麼事嗎?」クソ助尷尬地為大家打破了沉重的氣氛。

「那個……因為數學老師把這個班松野同學的作業跟我把的搞混了,所以拿來給你……」

「謝、謝謝……」椴松尷尬到冒起了冷汗,有些發抖地從對方的雙手中接過自己的數學習題,同時在心裡詛咒那個散漫的小松老師哪天被圓規戳死算了。

「不會,那麼我先走了。」雖然剛剛才被椴松嫌棄著,不過唐松的臉上並沒有什麼不悅的表情,只是擤了擤鼻水後離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這麼尷尬的回憶後,再次見面居然是隔沒幾天的聖誕節,使椴松覺得自己的體溫瞬間降了個好幾度,冷到像在停屍間一般。

「晚、晚安!」或許是外頭風太冷的關係,松野唐松的雙頰在椴松眼裡看來異常地紅潤「啊、不對是Good...Good night!My classmate!」

椴松一臉尷尬地看著前陣子有點理虧的同校同學,雖然抱持著愧疚感,但卻又想對他那部之謂何改口脫出的英文吐嘈。

「松野君你知道嗎?這個孩子也叫松野喔,是個努力自己打工賺生活費又勤勞的好孩子呢。」店長一臉欣慰地介紹後問道「這裡是最後一家了吧?難得聖誕節我就請你比平常更豪華的飲品吧?」

「打工賺生活費?」椴松瞪大眼看著2班的唐松,有些驚訝地問道。

「嗯嗯、這孩子早晚都送報呢……啊、電話響了,咖啡的話就麻煩椴松君你幫忙泡一下喔。」店長說完話就急著走向電話,留下一臉因為資訊量過多而困擾的椴松。

「這個......今晚的報、New、Newspaper......」唐松將晚報遞給椴松,但其硬是改口的行徑還是讓椴松無法理解,只能默默接下。

「那麼、2班的松野同學想喝什麼?」無奈地將晚報放在閱覽區後,椴松回到工作檯,盡量以平穩的語氣問道。

「Latte tall size Espresso……」對方向是在念魔咒般地把點的項目說完後,用帶有成就感地眼神望向椴松。然而此時的椴松只覺得對方這種明明穿著中學運動服卻又想炫英文的違和感讓人有種不耐煩地心痛。

「好的好的,麻煩您稍等一下。」椴松以暗淡的眼神開始在外帶的紙杯上寫寫畫畫,意識到對方一直盯著瞧時,不自在地問道「您可以不用一直站在吧台這邊,去找張位子坐吧。」

「不能待在這邊嗎,classmate......?」對方有些失落地問道。

「也不是不行啦……」椴松無奈地嘆了口氣「是說你一定要把日文跟英文混著講嗎?」一邊注入熱水,然後等機器研磨起咖啡,總覺得這段等待的時間比平常還來得長。

「我、我想說這樣比較時髦......」

「啊?」

「那個、就想説變得時髦一點,你會不會比較不討厭我之類的。」

明明還是那件拙到不行的紅色運動服,明明仍是掛著好像永遠擦不掉的鼻涕,但此時此刻唐松的笑容卻無法讓椴松覺得他是個俗氣的土包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呼~終於下班了,聖誕節的特別活動真的有夠折騰人的。」椴松一邊揉著肩膀一邊走出店外,一片晶瑩的雪花恰巧地落在他的鼻尖,促使他打了個噴嚏。

「沒事吧,Honey!」看見戀人從打工的店走到店外就立刻打噴嚏的唐松,迅速地將身上充滿藍色亮片的詭異圍巾纏繞在對方身上。

「嗚哇、圍巾也太痛了吧!這種詭異的亮片是怎麼回事,到底是在哪買的啊!?」椴松雖然感受著帶有對方氣息的溫暖,嘴巴上還是進行了吐嘈的定番。「呐、這是店長要我多帶給你的。」

「Latte tall size Espresso,哼、不愧是店長,有著成熟男人的品味。」唐松街過了暖熱的外帶杯後,認同地點了點頭。

「明明就是我點的好嗎。」椴松翻了個白眼回道。

「啊啊、我知道,就連上面的字也是你寫的。」明明高中時期兩人的身高還沒差到哪去,升上大學後卻出現了明顯的落差,使唐松可以輕易地拍撫著對方頭上的毛帽說道「去年是『對不起』,不知道今年是什麼呢?」順著這句話的結束,唐松將視線滑到了綠蓋紅底的紙杯上,露出了跟那時一樣的笑容。

──那個回憶裡讓椴松喜歡上他瞬間時的笑容──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