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你的演奏【おそチョロ】

季風生日快樂對不起我只能打這種的ˊqˋ

本文為おそチョロ

因為看到官方不管是ED1的封面還是Jade的チョロ都拉小提琴

就讓我一直好想寫QQQQQQQ

以下人名因為是西洋舞台背景

就很中二地想打成英文

因此おそ松=Osomatsu,チョロ松=Choromatsu

不能接受者還請快按下右上角的叉叉喔!









在昏黃的燈光下,原木色的琴弓順暢地運行著,令人痴醉的琴音自左手指腹的舞蹈中頻頻流洩。那優雅中帶有哀淒的音色,使原本只想搭訕美女的Osomatsu在不知不覺間,耗費了一整個下午將被稱為「小提琴家的試金石」的巴哈《六首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與組曲》全欣賞完畢。

而把三首教堂奏鳴曲以及三首組曲演奏完的小提琴家在結束最後一個音符後,即使再怎麼疲憊也不忘了向台下的聽眾致意。然而這裡並非歌劇院或是宮廷的演奏廳,整個下午的努力僅換來一個漫不經心的掌聲,使得奏者──Choromatsu‧Jade失落地嘆了口氣。

「哎呀、厲害的演奏者怎麼垂頭喪氣的?明明表現得很好不是嗎?就連平常不怎麼聽音樂的我也被你迷住了呢!」見到奏者那張鬱悶的臉後,平常根本不想理會男人的Osomatsu難得地湊上前搭起了話來。

「雖然有些失禮,但演奏了老半天只有一個聽起來吊兒啷襠的掌聲實在難以令人高興。」Choromatsu瞥了一眼Osomatsu,從對方的衣著打扮上判斷,大概就只是個隨處可見的藍領階級,因而不打算用什麼有禮的態度去對待。

「別這麼說嘛~~~~~我以為對音樂家來說,只要有一個觀眾聆聽自己的音樂都是值得開心的事呢~~~~就是那種『這世上只有一個人也沒關係,只要我的音樂能被理解就好!』的理想。」

「那種垃圾理想在現實面前,根本不堪一擊。」Choromatsu不屑地回答後打開了琴盒,進行收拾動作。

對於理想這種虛無飄渺東西,其實也曾存在於Choromatsu心中。在就讀皇家音樂學院的學生時期,也曾有只要能撼動一個人,那麼自己的音樂就已值得的天真想法。然而在時間的摧折下,由於自己的高傲與好高騖遠,最終淪落成只能四處奔波、賺取少量鐘點費的地步。而他那兩個弟弟,一個早成為巴黎歌劇院樂團的鋼琴手,有時還能靠作曲增加額外收入;另一個也到新大陸去發展,成為知名鼓手,並且盡情地養貓。

「有這麼好的技巧,就別說這種喪氣話嘛~~~~~要不然我來買下你所有的演奏好啦,小提琴的演奏跟床上的演奏。」Osomatsu將自己喝到一半的酒杯推向對方,左手則不老實地開始搭起了對方的肩膀。

「我再慘也沒到跟你這種無賴牽扯的地步。」Choromatsu冷冷地看著不知廉恥為何的男子,將那隻手拍掉後繼續進行替琴弓抹松香的動作,同時也想著E弦該換了但卻沒錢換之類的問題。

「好冷淡啊~~~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難以親近才一直不得志吧?」Osomatsu故作受傷地回應,被打掉的手轉而戳向琴橋上繃緊的羊腸琴弦,結果一不小心就把最細的那條給用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E弦!!!!!!!!!!!!!」Choromatsu在看到這般情況後立刻發出淒厲的慘叫「你這傢伙、到底要怎麼賠我!!!!」

「啊哈哈哈哈哈,沒想到琴弦這麼脆弱。」Osomatsu搔了搔後腦杓,看起來毫無悔意「要不然這樣吧,明天你到這個地址寫的地方,我一定會好好賠償你的。」語畢後,Osomatsu立刻從外套裡掏出鋼筆跟小紙片,寫了串地址並附上簽名遞給了Choromatsu。

「......沒想到你這種人也會寫字。」Choromatsu盯著那倉促的筆跡,雖然不是多麼優美的字型,但以一個粗人而言已經算是工整正確了「是說你最好守約啊,否則天涯海角我都會追到底的。」

「嘿嘿、我倒是很希望你這麼積極地找我呢。」Osomatsu露出了詭異的傻笑後,就向櫃檯結帳離開,留下了斷了E弦、滿腹不悅的Choromatsu。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喂喂、真的是這裡嗎......」站在富麗堂皇的巴洛克建築前,Choromatsu一邊用綠色的手帕擦著汗水一邊質疑著。躊躇了老半天,終於在看到宅邸的年輕僕役從後門出門跑腿後,才鼓起勇氣上前遞出紙條詢問。只見僕役在進屋後又立刻慌張地衝出來時,才確認自己真的沒走錯地方。

不久,一位穿著筆挺燕尾服的老管家便領著Choromatsu進入宅邸。在穿越綠意盎然且有華美噴水池的庭院、踏入高級的東方織毯、坐上富有質感的天鵝絨沙發、飲用從錫蘭進口的上等茶葉後,Choromatsu還是不敢相信昨天那個無理的人會是這座建築物的主人──Osomatsu公爵。

「呀、久等啦。」與昨天態度毫無不同的Osomatsu在Choromatsu喝完紅茶後,如旋風般地颳進了會客廳「怎麼樣,茶好喝嗎?」

「非非非非非、非常美味。」明明是坐在舒適的沙發上,Choromatsu卻如坐針氈似地繃緊了神經回答。

「別這樣嘛,昨天的銳氣到哪裡去啦?」看到這樣緊張害怕的對方,使Osomatsu撐起了下巴,露出戲謔的笑容調侃道。

聽見這番話的Choromatsu又感到了股新的壓力,慌亂地回覆道「昨、昨日真的非常抱歉,還請您多多海涵!」

「唉、雖然這樣也挺有意思的,但我果然更喜歡昨天那種高冷啊~~~~~」Osomatsu繼續打趣地笑道,並從口袋掏出紅色的禮物盒,遞給對方「呐、說好的補償,趕快拆開來看看有沒有買錯吧。」

聽了公爵的催促後,Choromatsu微微點頭說了「那就失禮了……」後,開始把緞帶解開,發現到裡面裝的琴弦不僅正確,還是最高級的品牌。而察覺到其眼神露出欣喜的Osomatsu,充滿成就感地點頭後說道「這麼喜歡的話,留在我這裡演奏以後還能擁有更多喔。」

「咦?」Choromatsu呆愣愣地望著對方,無防備的表情宛若天真的孩童。

「你的夢想就讓我來實現吧,擁有物質上的財富與理想中的知音,選我的話絕對很划算喔。」語畢後也不等待對方的反應,Osomatsu就這麼地環抱住仍處於吃驚的Choromatsu,輕輕地在其滾燙的耳邊傾訴道「那麼美麗的音色連不太欣賞藝術的我都能被撼動,如果殞落的話不就太可惜了?所以你就給我答應吧。」

「............好的。」不知到底是因為驚嚇的關係,亦或是終於有人能理解自己才能的原因,Choromatsu的眼眶頓時成為淚水打轉的舞台。

「很好,從今天起我就是你小提琴跟床上演奏的最佳傾聽者啦!」Osomatsu加重力到地抱起了已被認為是所有物的Choromatsu,亢奮地說道。

「等等、我可沒有答應後面那個啊!」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