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譚(六)【おそチョロ/カラトド/數字松】

本回前半為おそチョロ

後半是カラトド跟數字

標數字是因為覺得自己寫這兩人的CP味好像不夠,

所以數字的部份就當作是自己責任成分(欸

設定上松野一家是由父母、輕松、十四松跟椴松組成

因為技術問題,可能有OOC的情況還請斟酌見諒

沒問題的話請再往下







葉月尾聲的竹林中,一人與一妖蹲坐在舊時神社遺址的石階上,消磨著夏日最後的時光。自那天不可思議的相遇後,輕松只要沒跟弟弟們有約的話,基本上都會把下午留給那隻知道自己沒被鎮上尊稱「大人」而哀怨許久的妖狐。雖然剛開始對於妖怪有所警戒,但發現小松不如傳說中一般可怕後,輕松便開始樂於和這個看起來詼諧有趣的妖狐相處。

「吶、輕松。」小松一邊把玩著自己的九條尾巴,一邊向輕松搭話。

「嗯,幹嘛?」輕松玩著剛剛抽到的黑白遊戲機,心想手上面臨的關卡已經卡了十三次,這次再沒破關的話乾脆把遊戲機給砸爛而心不在焉地答腔。

「明天就是我在好幾百年以前被封印的日子耶,村裡好像都會舉辦熱鬧的廟會,乾脆一起去玩吧!」

「明明就是慶祝你被封印的祭典,居然講的跟辦生日會一樣?」輕松讓遊戲的宇宙飛船順利閃過之前不停阻礙自己的小隕石群,露出了充滿成就感的微笑後,才發現這關居然還沒結束,使他回覆的語氣顯得更加不耐。

「那種小事不用在意啦~好不容易解開封印就該好好享受啊,之前看你帶來的那什麼夏日雜誌上好像有寫,祭典就是充滿炒麵、蘋果糖還有濕身浴衣美女的高天原啊!」小松亢奮地擺動起九條尾巴,環抱著正在面臨驚險關卡的輕松並蹭了起來「去嘛、去嘛,哥哥我好想去看的說~~~~~~」

「我可不記得那本雜誌上有那什麼濕身浴衣。是說你沒看到我在打關嗎?不要一直蹭過來...... 喂、你的手是在幹什麼!?不、不要隨隨便便伸到別人衣服裡……嗚!是誰准你往我屁股摸的.......!」感受到對方手掌的溫度在自己身上四處游移的觸覺令輕松覺得非常不妙,要不是差一點才能破完遊戲,不然還真想把這個不知廉恥的妖狐揍成肉醬。

「誰叫你今天一直盯著遊戲機看,都不怎理我~~~寂寞的哥哥只好從你的身體上尋求溫暖啊~~~」看到輕松比剛才有反應後,小松在滿足之餘更是變本加厲地繼續對其性騷擾。

「好啦好啦,去就去、你快點放開我就是了!」輕松最終放棄了遊戲,以空出來的雙手奮力將對方推開。

「哼嘿、這才對嘛!人生就是該享受各個季節的美好,像春天的新生制服裙大腿、夏季的濕身浴衣與泳裝、秋季的萬聖節小惡魔裝以及冬季聖誕女郎跟新年振袖的玉頸!」

「你的四季概念怎麼全都這種糜爛不堪的關鍵字啊,簡直比中學生的思想還可悲耶。」輕松盯著闖關失敗的銀幕顯示,不滿地說道。

「好吧,反正這個村子也不像是會過萬聖節的樣子,在濕身浴衣之後我們就一起享受秋天的銀杏烤蕃薯跟秋刀魚好了?」

「啊,這個就不能奉陪了。」輕松關起遊戲機後淡淡地回道。

「為什麼?輕松討厭烤蕃薯跟秋刀魚嗎?要不然換成螃蟹跟松茸也行啊!」

「不是食物的關係……」輕松嘆了口氣回道「是因為暑假結束後我就得回去東京啦。」

在語畢的瞬間,原以為對方會說「那自己就獨占整座山的松茸」之類的蠢話,但輕松看到的卻是平時散漫的妖狐首次露出憂鬱與危險的神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我先回家裡確保輕松哥哥的安全。他今天大概整個下午都在追蹤偶像資訊,八成不會出門。然後請長輩幫忙向神社方面求助的話,應該就能阻止那隻妖狐接近他了吧。」經過充分休息後的椴松,說出了在這期間想到的解決方式。

「哼、那麼我就在Honey你回家的期間於sky中翱翔,找出那個頑皮的妖狐boy吧。」

「是說,把你給的羽毛護身符先拿給輕松哥哥如何?剛才遇到妖狐的時候,他說了『你身上也有個不得了的東西呢』就離開了,想必這東西對他來說……」椴松掏出口袋中的黑色羽毛說道一半時,卻突然被唐松以雙手推往胸口。

「那個、我一定會保護椴松跟你哥哥的,所以這個還是希望能放在你的身邊就好……」唐松急忙地回道,並用像是在拜託此生唯一願望似懇求著。椴松在感覺到其手掌逐漸飆升的溫度與泛紅的臉頰後,也被渲染得有些難為情,僅是「嗯」了一聲點頭同意。

「小椴~~~~~~~~~~好熱情喔!!!!」

聽見不屬於彼此聲音的唐松與椴松心驚地立即鬆手,轉向左方的聲音來源處。映入他們眼中的是一位穿著以黃色為基底、胸前印有墨綠色「松」字、背面則為14的棒球裝少年,與他身旁那隻灰色、長有兩條尾巴且膨鬆毛絨的貓兒。

「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四松哥哥!!!!?你、你怎麼會在這?」椴松慌張地指著自己的兄長,方才好不容易退去的冷汗又因為新的理由而冒出。

「小椴、好熱情───現在是到一壘嗎!?」看到手忙腳亂的弟弟,使得十四松更加開心地手舞足蹈表達自己的感想,完全忽視了對方的提問。

「不、不是這樣啦!沒有什麼好熱情的,只是碰巧認識碰巧遇到碰巧說話碰巧握手而已!」椴松一邊說著讓正常人都覺得越描越黑的解釋,一邊搖晃著十四松,好像這樣搖著就能從對方腦袋中抖出記憶再拿去銷毀之類的。而一旁的唐松則因為聽到「沒有什麼好熱情的」以及「碰巧」這些字眼顯得有些受傷落寞。

「夠了,再這樣閒聊下去你們那個輕松哥哥這次真的會被神隱了。」名為一松的灰貓,甩動著尾巴不耐煩地說道。「畢竟他似乎是看了椴松的推文後,跑去自投羅網。」

「貓……貓居然說話了!?」椴松瞪大了雙眼,吃驚地看著十四松腳邊的灰貓。

「嘿~?都能跟蠢天狗在那邊卿卿我我了,貓會說話這種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一松以戲謔的口吻向椴松回覆後,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

「嗚……所以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覺得再解釋下去也沒完沒了的椴松決定用轉換話題的方式帶過。

「嘛啊、總之先移動到妖狐目前的根據地,路上再順便說說我們所記得的神隱事件吧。」待一松說完話後,十四松則迅速蹲下將起抱起,並向另外兩人笑道「走吧,現在是九局下半關鍵時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椴松原以為十四松與一松所說的妖狐根據地會是在那片竹林的其他小徑通道,然而隨著他們的腳步前進時卻發現離鎮上越來越近。一松只要不在有他人的地方開口就好,但唐松那如同扮裝的穿著卻頗令椴松擔憂。因而催使唐松使用幻術,讓人們眼中的他並非穿著紺藍色天狗服飾與高跟木屐,而是俗到令人心痛、充滿中二氣場的黑色皮衣與亮片窄褲。雖然椴松覺得這套衣服並沒有比剛才好到哪去,但這個天狗的品味就是這種調調,換幾套都沒用。在唐松衣服的問題大致解決後,十四松與一松開始一搭一唱地述說著當年發生的故事……

神隱事件的那年,十四松在某次幫忙母親跑腿的路上遇到了受傷的貓又一松。雖然想把其帶回家照顧。但一松那時因為受傷的關係,警戒心格外地強且不理會十四松的邀請。使得十四松僅能在河堤的角落用紙箱搭起小窩,每天往返河堤照顧著一松,久而久之一松也逐漸對十四松敞開心房,一貓一人一起享受著愉快的暑假時光。而在一松從十四松身上感受到妖狐的氣味後,便開始陪伴他出門與回家,以找出十四松與傳說中的妖狐是在哪裡接觸的。但整個夏天一松明明沒發現什麼異處,十四松卻總是在每次出門前就會沾染上妖狐的味道,而這個疑問則在輕松的神隱事件發生後才得到了解答───跟妖狐接觸的不是十四松,而是跟他住在同空間的輕松。

「最先發現輕松哥哥出現異樣的其實就是小椴喔。」十四松一邊順著一松的毛,淡淡地說道。

「怎麼會?我只記得夢境中曾出現自己一直在竹林中打轉尋找輕松哥哥的片段,除此之外什麼都沒印象啊,到底……咕嗚!」話還沒說完,一松卻用貓掌肉球抵在椴松的嘴上,示意他先好好聽完十四松的敘述就能會明白。

事件的當天傍晚,十四松正與一松一邊分享葡萄口味的果汁冰,一邊在夕陽下漫步回家,但一進玄關就撞到了急忙出門的椴松。那時椴松手上拿著一片葉子哭哭啼啼地說著「輕松哥哥突然變成一堆葉子!恐怖故事裡都有說過妖狐會用葉子幻化成各種東西,所以這一定是妖狐害的!」說完後就往竹林的方向跑,說要把輕松帶回來。

而十四松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在看到大人發現輕松的事情後,也了解到椴松猜想的正確性,因而不顧反對地與一松一起前往竹林。最後靠著一松的力量,把妖狐設計的迷宮結界破除,找到了在竹林中迷路哭泣的椴松,並與前來找尋他們的父母及神社人員會合。而椴松會不記得的原因是由於這件事在其身上造成極大的恐懼,為了不讓他產生童年陰影,因此決定用催眠把記憶掩埋,但在重新與化物接觸過後,塵封的回憶又再次以片段浮出。

「至於你們那個輕松哥哥,後來不僅動用大量的神社人力,甚至還請隔壁鎮的神社也一起幫忙才把他從那個妖狐手上奪回來呢。」一松又打了個呵欠,用像是在敘述吃飯喝水一般小事的語調,輕描淡寫地帶過中間繁複的過程「然而那個妖狐因為跟人類打還是比跟神打簡單許多,最後只受了重傷逃跑,沒有被封印起來。而因為這個時代的人類與妖怪間基本上有保持互不侵犯的潛規則,所以那個白痴天狗才會被他們的長老派來這邊調查巡邏,以防妖狐出來報復。」

「咦咦?」椴松驚訝地將視線轉到唐松身上。

「但看來他因為忙著談戀愛的關係,所以沒盡到職守就是了。」

「所以就因為你忙著跟別人談戀愛,我哥哥就得又被妖狐抓去神隱嗎?」椴松以冷冷的語調,不滿地問向唐松。這一方面是因為輕松被抓走,另一方面是心理上莫名不快的情緒。

一松打趣地看著沒聽懂語意的椴松與有理說不清的唐松互動,但為了不讓十四松因為失去哥哥而難過,還是該做點正事「吵死了閉嘴,到目的地了。」他以毛茸茸的左前腳引領著眾人的視線。

椴松在聽聞後,隨著那灰色的貓爪轉向了前方,卻吃驚地大喊道:「蛤?這裡不就是神社嗎!!?」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