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譚(四)【カラトド】


除了カラトド,也會有おそチョロ跟些微數字的描寫

設定上松野一家是由父母、輕松、十四松跟椴松組成

因為技術問題,可能有OOC的情況還請斟酌見諒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搞、搞什麼啊?」松野椴松走向被紅裙女子留下的樹葉,猶豫著到底該不該撿起。掙扎一番後,決定用濕紙巾隔著拾起那片詭異的葉子。雖不知濕紙巾的殺菌效果能不能抵抗詛咒,但有總比沒有好。

「看來今天還是得去竹林問看看那傢伙了,雖然感覺很痛,不過跟剛才的女人比起來應該比較安全吧。」椴松自言自語地說服完自己後,用最快的速度往竹林跑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呀~~~今天的小喵也好可愛喔!」輕松歡喜地在電視機前手舞足蹈,並打算開啟電腦分享自己的激昂,同時看看其他同好的心得感想「也來看官方的推特好了,搞不好會把今天的節目當成特典收錄也說不定呢,哇小喵~~~~~~~~~~~」

滑鼠的游標不停點選被加入書籤的各個網址,不知不覺間開啟了所有偶像小喵的相關分頁。當每個網站都被輕松仔細瀏覽完,能發表留言的地方也都留完言之後,輕松認為既然都開了電腦,就順便看看其他人的動態消息。

「咦?魚魚子家的店現在連瑞典鹽醃鯡魚罐頭都要進貨,而且還限時優惠價,該不會哪天連冰島發酵鯊魚肉都要賣吧?」看著青梅竹馬家裡要賣起那個前些日子因為有刺激性異味而在網路上爆紅,甚至被調侃成生化武器的瑞典發酵食品感到莫名發寒。重刷頁面後,甚至看到在5秒以前魚魚子發布自己挑戰了該項食品的照片,並寫著:

『這是用店裡新進的鹽醃鯡魚搭配tunnbröd跟熟番茄還有奶油製成的道地瑞典飲食喔~整個下午都能感受到自己身在北歐的氛圍呢~』

連N●K都稱其異味數值達到8070AU了,魚魚子居然還鎮定地跟這項產品待在同個空間裡面,不愧是永遠愛著所有魚類的魚魚子,同時也是讓三兄弟值得驕傲跟迷戀的青梅竹馬,看來冰島發酵鯊魚肉丁搭配紅酒的優雅照片也指日可待了吧。

「魚魚子真的好可愛呢~~~,豆丁太的關東煮店也要推出新口味的魚卵福袋啊?回去之後就去嚐嚐好了……嗯?椴松那傢伙剛剛有發文啊……」看了弟弟推文的內容後,輕松突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碰!」地重搥了下圓桌,輕松連電腦都沒關就直奔向外找尋那個不聽勸告的弟弟「哪裡不去偏偏跑到那座竹林……可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椴松蹲在竹林步道與鎮上道路的交界間,氣喘呼呼地抹去臉上的汗水以及調節呼吸的節奏。

「剛剛真不應該那麼費力地跑才對......呼、明明就還有這麼長一段要走,爬上去都要晚上了吧……」心想要是對方有手機自己就不用跑得如此辛苦了,但就之前的對話來看,他連手機是什麼都不知道「真是的,這樣就算只是單純來爬山聯絡不上也沒用啊,幹麻還希望我來……」

「因為就算不聯絡,我也能知道你來了啊,Honey!」與上次一樣,這個或許是真的天狗,名叫唐松的藍衣男子又突然出現在椴松眼前。他將附有黑色翅膀的背部倚靠在入口的竹子上,臉上掛著與其衣物不搭的墨鏡,腳上的高跟木屐甚至貼著異常閃爍的藍色亮片。

「好痛啊,不管墨鏡跟鞋子還是每次這樣冷不防提地冒出來真的很嚇人耶!」椴松被對方嚇到手中的濕紙巾差點沒掉到地上。

「哼、沒想到什麼都沒做就讓你感到疼痛了嗎,看來我果然是罪孽深重的Guilty guy呢……」唐松摘下他的墨鏡後,一副很困擾地說道。

「夠了,我今天不是來吐嘈你的品味也不是來找你閒話家常的。」椴松在面臨一連串離奇的事情過後,已經沒有耐性再應付對方的蠢話連篇,只希望能趕快找尋解答。

「莫非是……向我傾訴愛意,也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告白嗎?不過帶著別人的flavor跟我告白這種事,就算是椴松也讓我感到些許的angry呢……」

「才不是好嗎.........啊,對!就是這個!」

「沒想到真的是告白,現在人類的愛還來得真fast呢。」唐松自信地敞開了自己的雙臂說道「那麼我就洗耳恭聽吧,此生NO.1個告白!」

雖然很想吐嘈或是同情對方活到現在都還沒被告白過的事情,但椴松決定別再繞著這個單字打轉免得永遠講不到主題「誰跟你說這個,我是說那個味道的問題!你看這個。」

「欸?」唐松失落地垂下雙手望著椴松,看到對方手上的葉片後臉色便沉了下來。

「你說我身上有別的味道應該就是指這個吧?」椴松用他那水亮的雙眼緊盯著對方「留下這葉子的女人好像在找我哥哥,這感覺就很不妙啊……」

「……這片葉片應該是我認識的某個妖狐所留下來的東西,就是之前造成村子發生神隱事件的傢伙。」

「你說神隱?」椴松突然感到一陣暈眩,腦中所有的線索與回憶片斷相互牽連交織。一直壟罩在迷霧當中的那段過往,此時全都清晰了起來「造成神隱的妖狐要找輕松哥哥,所以當初……」

「喂、椴松,你沒事吧?」看著椴松逐漸傾斜的身軀,使唐松二話不說地上前將他扶穩。

椴松沒有答腔,只是不自覺地留起了眼淚。全都想起來了,那年夏天被神隱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輕松哥哥的這件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椴松這傢伙、找到後絕對要把你揍到不像三胞胎的一員!」輕松一路從家裡往那座被家長禁止靠近的竹林前進「所以在那之前你可千萬別有事啊......」

「比起擔心別人,不如先擔心一下你自己的情況喔,輕~松~」一位身穿紅色A字裙的女子從茂密的灌木叢中走了出來,親暱地說道。

「……又是你這傢伙,是說你何時多了穿女裝的興趣?」輕松用自己的三白眼瞪向對方,沒好聲好氣地說道「你這次連我弟弟也想害嗎,小松?」

女子聽到對方喚了自己的本名後抿嘴一笑,蛻去了今天心血來潮的裝扮,展露出自己九尾妖狐的真正姿態回道「能馬上就發現是我,還真不愧是輕松耶~不過纏著你弟弟的可不是我,是隻前陣子才被派來這裡監督結界的天狗呢~」

「你說什麼?」

「還真不愧是三胞胎,一個被天狗、一個被貓又,連你也是被我纏上,真有默契啊。」名為小松的妖狐輕佻地笑著,並用自己的尾巴纏起了輕松的脖子,步步逼近「不過那都不是重點,好不容易才見了面,就來跟我玩玩吧。」

當天見對方這句話結束的同時,輕松只感受到四周颳起了大風,樹葉紛紛吹捲入無形的氣流之中,能留在樹枝上的也盡是發出唦唦聲響。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