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譚(三) 【カラトド】

雖然標了カラトド,但這篇カラ根本沒出現(標題詐欺

大多是春松兄弟互動過場篇

設定上松野一家是由父母、輕松、十四松跟椴松組成

因為技術問題,可能有OOC的情況還請斟酌見諒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環顧四周盡是高聳森冷的綠竹,即使仰往上方,也像是被用竹林製成的深井困住。

「輕松哥哥、十四松哥哥,你們到底在哪裡?」獨自在林中的松野椴松喊起兩位兄長的名子。

「小椴~~~!這裡、這裡!」發現身後傳來十四松的回應後,椴松趕緊轉身一看,發現鎮上與竹林交界的道路上亮起了盞盞燈火,宛若一大群螢火蟲似地。

「十四松哥哥!」在聽見哥哥的聲音並見到令人安心的火光後,椴松頭也不回地往明亮的山腳下跑去,哪怕所穿的粉色夾腳拖並不適合這樣奔走,他也毫不減速,想盡快從恐懼中逃離。然而山下的路怎麼跑也到不了,周圍的景色根本沒有任何改變,好像在永不停止跑步機上一樣,沒有終點。

「哇啊!」由於情緒上的混亂,以至椴松沒有注意到前方的小石塊而被絆倒,雖然只有手掌與膝蓋輕微的擦傷,但在這種狀態下任何負面的事情都會被無限放大,讓椴松嚎啕大哭了起來,山腳下那到不了的火光在滿是淚水的眼中就跟抽象畫作一般扭曲。「結果不只輕松哥哥,我自己也嗚嗚嗚嗚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椴、小椴~~~~早上了,起床囉!!! ~~~~~」椴松在這能震破耳膜的呼喚中驚醒,發現眼前不再是恐怖的竹林,而是十四松那張如暖陽般燦爛的笑臉時鬆了口氣「嗚哇!小椴你怎麼了嗎?額頭上都是汗,難道是夢到去甲子園打棒球嗎?」

「呼啊~十四松哥哥早安,如果只是打棒球的夢就好了呢……」椴松打了個呵欠後向哥哥道早,並將冒在額頭上的冷汗抹去。「啊、一松也早安。」聽見椴松的問候,名為一松的灰貓不改其平淡的眼神,僅是在遠處懶洋洋地喵了一聲作為回應。

「你們幾個到底要在這裡耗多久啊?」輕松以食指輕敲了只門邊框兩聲,不耐煩地看著兩個弟弟「刷完牙後趕快去吃早餐,菜都要涼掉了。」

十四松聽完後點頭並抱起一松,蹦蹦挑跳地喊著旁人其實聽不太懂的口號走向餐廳大喊好香,椴松則是漫不經心走向浴室盥洗。將紅、白、綠三色相間的牙膏擠在粉紅色把柄的牙刷上懶洋洋地送入口中,讓其嗆涼的薄荷味刺激了腦神經。在早晨的例行公事都打理完後,椴松踏著輕巧的腳步加入了松野家的早飯時光。雖然一拉開紙門馬上就被輕松嫌棄動作太慢,不過這並不會影響到他的食慾。

「是說等等吃完飯,母親要我們幫忙整理一下倉庫,你們可不準開溜喔。」輕松嚼著以金針菇、木耳以及胡蘿蔔絲製成的小菜叮嚀著,語畢則又將一口熱騰騰的白飯送入口中。

「蛤啊~倉庫感覺到處都是灰塵又很噁心耶!!!」椴松一邊把味噌煎鮭魚的魚刺挑掉一邊抱怨道「而且黑漆漆的感覺很討厭。」憶起外祖母家裡的倉庫情景,那滿布蜘蛛絲空氣品質又很差的空間實在是讓人不想再進第二次。

「小椴不用擔心,我會把裡面的灰塵全都打飛到大氣層外面───」十四松將手上的筷子當作球棒揮了起來,原本黏在上面的飯粒這下飛到一松臉上。有兩條尾巴的灰色貓兒似乎沒被嚇到,僅是靜靜地將飯粒舔入口中。

「只要掃出倉庫就好了啦!」輕松略顯煩躁地吐嘈著「灰塵也好、飯粒也好,給我好好待在大氣層…不,對流層以內。」雖然這種講法好像有些莫名奇妙,但如果是十四松的話,不用說大氣層了,搞不好讓東西飛到宇宙的盡頭都是有可能的。

三兄弟一吃完飯便拿著掃除用具前往外祖母家的倉庫,知道椴松不喜歡黑暗的關係,十四松在打開倉庫門後便立刻跑了進去,一路衝到二樓把窗戶全都打開。這一來是增加採光好進行整理,其次則保持倉庫通風及空氣品質。第二個進倉庫的輕松則開始指揮起其他兩人該做哪些事,力氣大的十四松負責將像是矮櫃、醬缸之類的東西搬出去,椴松負責清灰塵與擦拭,輕松自己則是整理文書之類的東西。這倉庫雖然久久沒整理,但由於沒有堆積太多東西,三兄弟認真整理起來不到中午就把東西都整理好了。

「終於用完了~~~」椴松疲憊地靠在倉庫的白色外牆說道「是說輕松哥哥你拿出來的這堆泛黃的舊報紙該怎麼辦?」

「照理來說應該就拿去丟掉了吧?不過保險起見,我還是先去問一下母親他們好了。」輕松搔了搔頭後,準備進屋去找大概在客廳裡看邊電視邊啃仙貝的母親。

「輕松哥哥───我可以跟一松一起去河邊練習揮棒了嗎?」十四松不知何時換起了棒球衣問道。

「嗯……是整理得差不多了,但你不吃午餐嗎?」

「我揮完棒就回來吃飯,順便給一松買貓罐頭!」十四松用他少見的貓眼神情遞出附近超市的宣傳單,並指著促銷紅圈中的豪華貓罐頭優惠組合說道「小椴要一起來嗎?」

「謝謝十四松哥哥,但我想先休息一下,你跟一松去就好了。」椴松苦笑著回道,畢竟好不容易才把家事做完,比起出門耗能,在屋子裡滑手機對他而言才是最佳選擇。而且他從昨天下午到現在都還沒有在推特上發文,總覺得渾身不對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四松出門後,輕松則說母親認為那堆舊報紙可以留著發揮主婦小巧思,並喚椴松一同把報紙搬到櫥櫃裡。然而搬到一半,輕松又被母親叫去幫忙採購午餐要用的豆腐,所以到頭來剩下的報紙堆都靠椴松自己搬進櫥櫃。

「討厭、什麼主婦巧思嘛!」椴松不滿地抱怨著,一邊將報紙堆塞進櫥櫃「不過這也真多耶,搞不好連我小時後的報紙都有......嗯?」原本只是想隨意看看是哪個年代的舊東西,仔細閱讀才發現某份報紙上有個令他感興趣的單字。

那份現在看來已停刊的地方性小報上,頭條的框欄上寫著「神隱」兩字,這猛然讓椴松想起昨日那個或許是天狗的怪人也曾經提到,這個地方曾經發生過神隱事件。一般來說這種恐怖的東西自己一點也不想接觸,但總覺得這幾件事情配合今早那個不舒服的夢境總有些蹊蹺,使椴松燃起了些許的好奇心。他將報紙從固定的白色塑膠繩中抽除,並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開始找尋神隱的資訊。簡單來說就是人類被化物誘拐、擄掠或招待等情況到了另一邊的世界,以至於行蹤不明,而古人似乎便以這樣的方式來解釋早期兒童失蹤的情況。

「怎麼查好像就這些大同小異的資料......」椴松垂下眼皮無趣地說著「這篇報紙也是,明明是頭條又好像是為了隱私權的關係資料寫得不清不楚,只提到6年前在這個縣裡曾發生過疑似神隱的事件。」這使椴松不禁覺得若與夢境進行連接的話,難不成曾被神隱的人就是小時後的自己?

「怎麼可能嘛,又不是在演什麼恐怖片……」將那些怪談頁面一一關起後,改開啟平時常用的藍底白鳥的APP,打算將昨天的自拍照放上去炫耀一番。「說到底,本來的目的不過就如此而已,幹麻沒事找一堆麻煩呢~」放上自己最滿意的一張照片,附上一些看似謙虛實為炫燿的文字敘述以及些許可愛的表情符號後,滿意地按下發送,等待著他人對自己的推文按下收藏。

不過話又說回來,認真想想自己確實也遇到像恐怖片一樣的劇情。昨天因為身心都過於疲累才決定放置一下,現在仔細思考這件事情根本就大有問題。

「嗚哇、這已經不是底限還不底線的問題了,能平靜到現在的我簡直比『如果我們三胞胎突然少個人還渾然不覺』的白痴還嚴重,是被鄉下的太陽曬壞腦袋了嗎?」椴松無力地趴在塌塌米上並吐嘈起自己「他不過是飛上去跟快速消失而已嘛,搞不好只是個有先進飛行器的變裝怪人也說不定……才怪啦、怎麼可能!」椴松就這樣在說服與吐槽之間擺盪,直到輕松跟十四松都回來後才故作鎮定地繼續與兄長們一同看電視與用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完午飯後,三兄弟又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打發時間。十四松帶著灰貓一松打算到公園去遊玩,輕松留在家裡準備等到三點看他迷戀的偶像──小喵今日下午的特別主持節目。把推特跟其他該回的訊息的回覆完後,沒其他事好做的椴松也打算到附近走走,看看是否有充滿地方特色的咖啡館或甜品之類的,若是發現不僅可以發一篇介紹文,還能把昨天的事情暫且拋到腦後。

「我出門了喔!」將放在鞋櫃上的草帽戴到頭上後,椴松僅是向屋內喊了一聲就離開家門。然而這裡畢竟是偏遠的鄉下,能打動椴松挑剔雙眼的事物並不多。唯一的咖啡廳看起來一般般,怎麼繞也沒發現特別的東西,加上天氣炎熱的關係,讓椴松只得趕緊到附近由一位老婆婆開的雜貨店避暑。

「好熱啊~~~」一邊將水藍色的蘇打冰包裝撕開一邊抱怨著「婆婆你店裡不開冷氣難道不會熱嗎?」

「唉唉、這待久了就習慣了......」老婆婆悠然自得地回答「話說椴松君你們也好久沒回來了呢。」

「嗯嗯,的確是好一陣子沒回來這裡了。」沁涼的蘇打味逐漸在口中化開,炎熱的感受頓時降低了不少。「不過感覺一下子就逛完了,不知道接下來幾天該怎麼打發才好呢。」

「呵呵、看來這鄉下地方果然不能滿足年輕人的胃口呢。」

「咦、那個、我還是覺得婆婆這裡的蘇打冰很好吃喔!」驚覺自己有些失禮的椴松趕緊說道。

「別在意、別在意。」雜貨店的婆婆輕輕揮了下右手安撫椴松「不過你們這時間來剛好能遇上廟會慶典呢,不如就參加一下吧?這兒的煙火可漂亮的很呢……」

「慶典嗎?」一聽到有趣的活動後,椴松的雙眼便亮了起來,同時也發現雜貨店的牆上便貼著繪有神社、煙火還有粉色牽牛花的宣傳海報。「我這就回去問問其他哥哥們要不要一起參加!」

「哥哥……啊對了、輕松君他還好嗎?」在聽見椴松提到兄長時,雜貨店婆婆的臉色霎時閃過了些不安地問。

「輕松哥哥嗎?嗯嗯、很好喔,好到今天早上還不停使喚我們整理倉庫呢。」椴松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不解,僅是淡淡地說出最直接的想法。

「是嗎......那就好......」

原本以為認真使出撒嬌的技巧就能知道為何老闆娘這麼在乎輕松的事情,但最後只被對方用兩大包可樂糖打發過去,這讓椴松在準備走回家的路上有些不服氣地鼓起雙頰行走,一不注意就撞到了別人。

「呀啊!」聽到是女子的驚呼聲,讓椴松連忙將對方扶起道歉,視線對上的瞬間,椴松腦中產生的並非是心動之類的想法,就算眼前的女性非常美麗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輕松......哎呀、不對。」女子輕拍了她紅色A字裙上的沙塵後輕笑「不過既然弟弟你回來了,那麼他應該也回來了吧。」

「咦?妳是?」

「雖然很想玩一下,但你身上也有個不得了的東西呢,弟弟君。」女子並不打算回應椴松的疑問,僅是筆直地往前走去。

「等等、妳......」

原想追問的椴松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大風打斷,再次睜開雙眼時穿著豔紅色A字裙的女子已經消失,僅有一片跟周遭植物不吻合的樹葉留在地上。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