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譚(二)【カラトド】

設定上松野一家是由父母、輕松、十四松跟椴松組成

因為技術問題,可能有OOC的情況還請斟酌見諒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松野椴松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擅長察言觀色、掌控人心等專長能迴避掉諸多麻煩,然而此時此刻所發生的事,不是憑藉過去的經驗就能處理的。畢竟誰會想到一個人在深山裡也能遇到自稱是天狗,身穿紺藍色和服的中二病變裝怪人。雖然對方從言語、態度到衣著無處皆讓人想吐嘈,但這種情況下還是趕快離開少惹事比較保險。

「這樣啊,那抱歉打擾了……」椴松決定順著和服怪人,隨便應付一下準備逃開,不料對方突然拉住自己的手腕。

「喂、你做什麼啦!」椴松慍怒地轉頭瞪向對方,試圖甩開那隻手卻徒勞無功。「要做什麼奇怪的變裝還有中二設定是你的事,不要把我也扯進來!」光是看到這種莫名奇妙的傢伙就已經夠令人煩躁了,沒想到還被纏上,加上大概過沒多久天色就會轉暗的種種因素,讓椴松開始亂了陣腳。

「Don 't scare,驚慌失措的 Kitty!我只是想雖然在分界點以外,但這裡仍是有許多淘氣的化物Boys。」對方依舊保持那讓人困擾的說話特色,講著講著原本拉著椴松的手改而搭上他的肩膀,使得緊張與雞皮疙瘩兩種感受同時產生於椴松腦中。「如果因為那些Boys的捉弄害得Kitty你不能回家那可就不好了,就讓我這個高貴且Gentleman的天狗──唐松,來作為Kitty的護花使者吧!」

「你是說這山裡除了你以外還有其他變裝怪人的意思嗎。」椴松一臉嫌棄地用食指與拇指拎起那隻不知廉恥、硬是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冷冷地回應道。「不過,要一起下山也是可以啦……」或許是抬頭一看發現光線已經開始轉為昏黃的因素,讓怕黑的椴松覺得即使是個怪人,有人陪也總比自己一個人走那段路好多了。

「No problem!一切就放心交給我!」唐松一邊掏出不知是從哪冒出來的墨鏡,順手地將其轉了幾圈後準確掛在臉上問「話說,我還沒問這位可愛Kitty的芳名呢。」

如果對象是個美麗的大姐姐或可愛的女孩子那當然是非常樂意,然而此刻問這問題的卻是個裝模作樣讓人覺得好痛的怪人。「……叫我椴松就可以了。」雖然不想隨意把名子講給這種怪人聽,但為了不再聽對方把自己喚作什麼Kitty、Honey之類的,椴松決定在此妥協一下。

「嗯嗯、椴松嗎?真是個好名子呢。」

「你八成遇到每個人都這麼說吧,快點下山吧。」椴松翻了個白眼催促著對方,只見對方「欸?」了一聲後便快速地跟上自己,兩個人就這樣以有點尷尬的氣氛開始沿著碎石小徑下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季理當是晝長夜短才對,椴松卻覺得日落的速度比想像中還來得快速。沒多久前看起來蒼翠欲滴的蓊鬱竹林,卻在夕陽的調色下刷上了一層帶有詭譎氛圍的緋紅色調。每走幾步,墨色的竹影便隨即拉長了些,不僅使竹林更添了幾分陰森感,也讓椴松下意識地一邊發抖一邊往對方靠近了幾公分。

「嗯?怎麼了?」察覺到椴松的異樣,唐松打破了先前的沉默問道「是冷了之類的嗎?看來這晚風對你確實是涼了些。」

「不、不是啦,那個......哇啊啊啊啊啊!」原本想隨便找個話題打發,旁邊的矮樹叢卻突然發出唦唦聲響,讓一直苦撐的椴松頓時發出了慘叫並抱住離自己最近的唐松。

「不用害怕,我的胸膛永遠為唐松 Boy敞開,成為你的避風港!」

唐松一邊說著,一邊用輕拍的方式安撫縮瑟於自己懷中的椴松,同時也感受到對方身上有種難以形容的柔軟感與令人陶醉的清甜。

「沒、沒事了啦!」發現剛剛僅是遇上一般蟾蜍的椴松立刻推開唐松的懷抱,並迅速整理起自己因騷動而紊亂的髮型,故作鎮定地轉移話題問道「你剛剛說的那什麼化物的話題,可以說詳細一點嗎?」

「哼、終於開始對我的魅力感興趣了嗎,唐松Boy?」

「不對不對,我只是單純想問那個化物的問題。」要不是剛才氣氛太尷尬難耐,自己也不想奉陪對方的中二設定。不過也考慮到這個中二病所說的話與與母親的叮嚀間或許存在著某種關連性,因而產生了些好奇心。

「椴松你大概是外地來的人才不知道吧……」

「所以這邊還真的有什麼恐怖傳說嗎?」

「這裡除了有我這種Cool的天狗之外,也有像貓又、妖狐之類的化物存在。」唐松牽起了那隻不知不覺間拉起自己衣袖的小手敘述著「那些傢伙還挺愛捉弄人,好像幾年前還發生過神隱之類的。」

「神隱……?」椴松反射性地重複了這個辭彙,總覺得腦中那被濃霧蒙蔽的記憶似乎露出了些縫隙似地。雖然想沿著這種感觸繼續探究,但在剎那間又摸不著頭緒。

「雖然由身為天狗的我說好像挺奇怪的,但還是希望椴松你要多小心防範啊,一個人到這種地方 is very danger!」

「你到底要堅持這種設定多久啊......」椴松不耐煩地回道,同時也發現兩人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出了竹林。雖然天色已經轉暗,但看見鎮上的燈火後卻也讓椴松放心不少「太好了、終於回到一般道路了!好想趕快回家洗個澡喔~」

「......那個、椴松......」

「嗯?怎麼了?」椴松愉快地伸展了一下雙臂回應著。

「你之後也會來嗎?」

唐松兩隻眼睛直勾勾且認真地盯著椴松看,使得後者莫名地害躁了起來。明明應該是個令人想快點甩開的怪人,但卻覺得好像不能如此殘忍,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吊橋效應……想到這裡的椴松總覺得有點不妙,因而甩了甩頭苦笑道「大概不會了吧,你剛剛不是才說這裡很危險嗎?而且鳥居上面還是什麼天狗神聖結界之類的東西……」

「這我……」

嗅到對方身上有種難以解釋的失落,頓時讓椴松產生了點虧欠感。想起自己能安心下山其實有一半也算是對方的功勞,只好有些無奈地嘆口氣說「好啦好啦、雖然這地方怪可怕的,手機訊號還是圈外,但下次早點來健身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嗎?」聽完椴松的回覆後,唐松的眼睛開始閃爍起如星點般的光輝,並開心地將手伸向背後,摘下一根烏黑的羽毛交給椴松。「這個給你作護身用的,隨身攜帶的話可以防止那些頑皮 Boys的騷擾。」

「咦?」椴松還沒反應過來,只見對方說了聲「Good bye」後,隨即張開身後的羽翼,振翅消失在宛若塗滿墨水的夜空中。而這突如其來的衝擊,讓椴松到進玄關以前,表情皆呈現呆愣愣的樣貌,直至進門後被輕松生氣地詢問起自己今天的去向時才恢復意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椴松你這傢伙今天下午到底跑到哪去了,不是被交代過不能亂跑嗎?」即便已經開始吃飯了,輕松仍是不厭其煩地追問。

「就說到附近晃晃而已嘛。」椴松平淡地回答,並將炸蝦沾了些許的魚露與白蘿蔔泥後送入口中。

「還有十四松你也是,不要隨隨便便就把路邊的野貓帶回家!」見椴松平淡的反應,使得輕松只得將焦點與筷子轉向同樣是下午不知跑哪去的十四松。

「嘿嘿、在河裡游完泳後撿到的。」十四松也毫無反省地敘述。

「又在河邊游泳嗎?你到底要游多少......欸不對、總之不要亂撿貓啦!」

「我覺得挺可愛的啊,反正家裡也不是不能養吧?」吃完炸蝦後的椴松,將蝦尾巴放到一邊後,打趣地加入話題。「而且輕松哥哥也喜歡貓不是嗎?那個小喵之類的偶像不也是貓咪形象。」

「這跟那是兩回事,你不要處處都寵著他啊!」

「輕松哥哥,拜─託─嘛─」十四松睜大了他平時沒有對焦的雙瞳,將字詞拉長音地說道。

「......真拿你沒辦法,下次不許再這樣了。」輕松嘆了一口氣,說出像是母親叮嚀小孩子的話語「還有帶牠散步、餵飼料跟處理貓砂都要記得自己來喔。」

「貓也要帶出去溜嗎?」椴松揶揄地笑。

「好喔好喔好喔好喔好喔!!!從今天起一松就是我們家的一份子!!!」十四松開心地抱起身邊長有兩條尾巴的灰色貓咪,手舞足蹈地喊著。

「居然連名子都取好了嗎......」輕松眼角抽了一下後無奈地說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外祖母家客房的塌塌米上,三兄弟外加一隻貓在此鋪開了被團,並以川字的方式睡覺。雖然塌塌米的香氣能讓人安定情緒,但憶起今天所遇到離奇事件還是讓椴松心有餘悸。

「結果不是變裝怪人,而是真的天狗嗎?」椴松掏出放在口袋中那根烏黑的羽毛後,喃喃地說道。明明可能真的是妖怪的東西,但卻不可思議地讓人感到放心。「算了,明天再問那個怪人就是了。」雖然壓根沒想到自己會說出想再跟對方見面這種話,但因為身心都過於疲憊且夜也已經深了,椴松決定就算忘了發推文也還是先進入夢鄉比較實際。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