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譚(一)【カラトド】

設定上松野一家是由父母、輕松、十四松跟椴松組成

因為技術問題,可能有OOC的情況還請斟酌見諒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在炎熱的夏日午後,松野椴松踩著輕巧的腳步在竹林中的碎石小徑上行走。由於是鄉下地區的山林,因而不像一般觀光勝地的山上一樣熱鬧,走了快1個多小時都沒能遇上其他的登山客或是居民,環顧四周也僅能見青翠茂盛的高大竹林以及偶爾瞥見的林中飛鳥。

「真不愧是鄉下地方,還真的連半個人也沒遇上呢......」松野椴松淡淡地自言自語,然後找塊看起來較無青苔附著的石塊坐下,開始喝起從出發到現在都還沒飲用的礦泉水。「嘛、手機也是圈外,看來到時候想發個攻頂推特大概也不行了,難得來的說~~~」

會這麼說其實也不無理由,其實這地方原本是母親的鄉下老家,小時後椴松一家五口暑假時也常常會來這裡遊玩、參加廟會慶典之類的,然而忘了是從何時開始就沒再來到此處。雖然外祖父母仍是會到赤塚區拜訪而非毫無連絡,但總覺得就是有那麼點疙瘩存在。明明覺得在這裡好像有什麼回憶似的,但怎麼也想不起來,宛若被一層濃密的霧壟罩著。而這次之所以回來,也是因為外祖母前陣子出了車禍受傷,所以一家才又來到這裡探望外祖母。但也在來的路上曾被母親特別叮嚀到不要四處亂跑,尤其是到這座山裡。

「明明小時候常跟輕松哥哥、十四松哥哥一起來玩也沒怎樣啊,而且難得到這裡來,爬完還可以在登山討論區發表些心得也不錯說。」椴松不滿地鼓著雙頰,將不用連線的手機遊戲刷完新的一關後,決定繼續前進。畢盡這下午的行程自己其實沒有跟其他人報備就擅自出來了,在沒有他人陪伴的情況下還是希望能在日落之前就完成行程下山。

「討厭、怎麼有種越想越可怕的感覺,早知道再怎麼樣也該叫十四松哥哥陪我一起來的~~~兩個人一起在這裡吃飯糰明明也很不錯啊!」或許是因為越走越深處的關係,竹林似乎越趨繁茂與高聳,使得能灑落的陽光也逐漸減少。搖曳的竹林與陽光的斑斕光影明明是令人舒爽的夏日景致,卻在恐懼浮出腦海後,反而有種陰森感。「算、算了,聽說這附近有鳥居還什麼的,趕快走到那邊拍個照片紀念一下就回去好了。」椴松加快了自己的步伐,甚至為了壯膽而將包包裡的粉色耳機連接到手機上,大聲地播放A應P的「全力バタンキュー」來蓋過山中的聲音。

「無論是怎樣的漫漫長夜~~~注定終能等到曙光來臨~~~!」椴松到後來與其說是加快步伐不如說是直接用跑的,原本隨著哼幾句的音樂也因為恐懼而變成像是慘叫一般。明明如此膽小,害怕可怕的東西,但又因為個性有時倔強起來誰也勸不得,加上想拍照炫耀增加推特上的人氣等因素,椴松最後還是選擇咬牙一忍衝到了目的地。

「哈、至此已經满足……阿、松先生……終、於到了哈~」椴松上氣不接下氣地唱完最後一句歌詞後說道,並盯著眼前鮮紅刺目的鳥居,頓時有種任務達成的成就感。「原本以為這種沒什麼人煙的鳥居應該破破爛爛的,結果還算漂亮嘛。」看來或許只是今天剛好沒什麼人來,要不然平時搞不好都有巡山人員或是神社的負責人來維護環境之類的,如此一想椴松也就放鬆了情緒,想找個完美的自拍角度紀錄後就回去跟哥哥們炫耀之類的。「嗯~感覺角度怎麼用都不太對,要是這時有人能幫個忙……」

「需要我幫你擺脫麻煩的侵擾嗎,My迷途的little Kitty?」一個低沉的嗓音冷不防提地冒了出來,但由於椴松過於認真地想要擺好角度,因此反射性地將手機遞向聲音的來源處「啊、那就麻......欸、什麼?」

突然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的椴松猛然轉向對方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位身著紺藍色和服手持羽扇,身後還有一對烏黑羽翼的青年。椴松心想在鳥居附近能有這種裝扮的人,大概是神社裡扮演吉祥物的工作人員之類的,看來這年頭神社連吉祥物的服裝都挺講究呢。「那就麻煩您了。」椴松將方才打住的話再次說完後,禮貌地用雙手將手機遞給對方。

「Oh、這神秘的New thing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是要按哪裡……」眼看對方接過手機後一臉正經地研究,讓椴松心想這鄉下地方難道落後到連手機都沒有嗎?但昨天明明還看到祖母在用Line傳長輩圖給朋友報平安,還是這個人還在用功能機而非智慧型機體。

「先讓鏡頭聚焦到要拍的對象上,然後按這裡就可以了。」看著不停把玩卻還沒得出結果的青年,椴松不耐煩地湊上前去指導。或許真的是新鮮事物的關係,總覺得對方看起來有點緊張,眼神中還閃爍著異樣的光輝。好不容易拍到滿意的照片後,由於有工作人員的關係,讓椴松放心了不少而想在參觀鳥居裡面。

「吶、既然有工作人員的話,就代表神社今天開放吧,可以請你帶我參觀一下嗎?」椴松輕輕地歪著頭問道,但卻看見對方臉色頓時沉了起來。

「雖然不想殘忍地拒絕little Kitty的請求,但沒辦法、從這裡開始便是人界與我等的交界處,我不能輕易地讓柔弱且身為凡人的你進去。」穿著紺藍色和服的青年擰起他深鎖的眉頭,一副很困擾的樣子。

「啊?今天不開放參觀嗎,那我改天再找哥哥們一起來好了,有沒有參觀時間表啊?」雖然覺得對方說話的方式詭異或該說是裝模作樣,但可能是青年為了配合工作方針的演出,所以也沒多想去戳破,僅是在鳥居旁探頭探腦地觀看。

「NoNoNo、Honey,難道你只被我帥氣的臉龐吸引而忽略我真實的樣貌嗎?」對方一手抵在鳥居的柱子上,阻絕了椴松的視線並將他固定在和服男子與鳥居之間。「那上面是我們天狗的地盤,不是你能去的Ba~ng!。」說完還擺出開槍的手勢將食指抵在椴松的胸口上。

「蛤啊?」松野椴松頓時覺得有種心靈上的疼痛感與不悅,覺得自己遇上的並非工作人員,而是閒閒沒事在深山裡Cosplay的中二病患者,要不是手機還在圈外狀態真想立刻就報警處理。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